“我,35岁程序员,检查出了肺癌”——上海热

“我,35岁程序员,检查出了肺癌”——上海热

时间:2020-01-09 12:39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 2020 01/09 06:00 分享 返回

    今天这些故事的主人公,年纪轻轻就得了癌症,20 岁出头,或刚满 30 岁。

    刚开始恋爱,刚走上事业高峰,刚当父母。正要冲锋,一下子倒在原地。生命刚开始、却要想着结束的故事。

    我去看了看全国肿瘤登记中心的数据,里面说,2000 年的时候,20岁到39岁的年轻人每 10 万人有大约 40 个肿瘤发病,2013 年的数字变成了 70 个。数据涨了 80 %。

    越来越多年轻的人在患癌症。他们对“重要的事”的标准变了吗?

    徐卓君说,到最后,这些年轻的癌症病人或许都找不到治疗方法。他们的生存方式是“既认同死亡,又全力抵抗”。

    人生到底是个什么东西,在他们身上特别明白。

    看完他们的故事后,我有个同事给自己的家人打了电话,帮他们买了体检套餐。

    五年来,除了病我一无所有。

    大二时左胸的硬疙瘩已经长到 5 厘米,想去省里的医院检查,母亲找来所有亲戚跟我谈,说去不起大医院。错过最佳治疗时期。

    后来我在一个近 2000 人的病友群得知,中科院肿瘤医院有临床试验组,免费检查治疗。

    妈妈嫌来回奔波累,我常一个人去医院,在公交车上吐,在地铁突然昏厥。每次取报告心惊胆战,有时一个人躲着大哭,哭完后继续去堵医生。

    男朋友来病房看我,一直哭,哭着说:“我妈说,如果你爱我,你会离开我……我妈说,如果咱们不分手,她将来就不给我买房子、带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我失去了乳房,失去了爱情,也失去了自信。病情稳定时,我回学校继续读书,每天把装着义乳的内衣放在罩子里晾,走路到有单间浴室的隔壁学校洗澡。

    一共 66 个月。从被护士的针扎得哇哇哭,到面不改色计算疼痛时间。3 次光头,每次长起来勉强见人要 6 个月。第一次被癌转移的报告吓得以为时日不多,现在能安慰自己:“毕竟还活着嘛”。

    这一切不是励志,而是被迫接受到麻木。内心多次摧毁又重建。我被逼着学会接受糟糕,把难过缩短到几分钟,学着迅速面对、接受、想办法。不管生命处于何种状态,勇于迎上永远比逃避胆怯更值得拥有。

    还有什么很想做的事?

    想去趟西藏,亲眼看看这个亦妖亦灵的所在。

1 2 3 ... 10 下一页